融资炒股有风险
首頁 業務范圍 交通事故專欄 保險糾紛專欄 民商實務 理論研究 經典案例 法律法規 休閑時分 與我聯系
 
 
江大清律師簡介>>
網站資料:
名稱:中國法網
站長:王
簡介:中國法網
網站資料:
名稱:湖北律師網
站長:林
簡介:湖北律師網
網站資料:
名稱:中國律師網
站長:五
簡介:中國律師網
網站資料:
名稱:金鍵盤網絡
站長:李樺
簡介:荊門創辦最早的網絡公司之一。
網站資料:
名稱:法之星
站長:法之星
簡介:荊門最好的律師事務所之一。
 現在位置:經典案例
(2014)鄂掇刀南民初字第00060號
[發布于:2016-2-21]
  

2014)鄂掇刀南民初字第00060號 原告趙窯玲、劉某某、劉朝富訴被告國網湖北電力公司荊門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觸電人身損害責任糾紛一案民事判決書

  •  
  •  

湖北省荊門市掇刀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鄂掇刀南民初字第00060

原告趙窯玲,女,生于,漢族,云南省大關縣人。

原告劉某某,男,生于,漢族,荊門市人。

原告劉朝富,男,生于,漢族,云南省永善縣人。

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江大清(特別授權),湖北法之星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網湖北電力公司荊門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

負責人劉曉鯤,主任。

委托代理人胡樂元(特別授權),湖北京中金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趙窯玲、劉某某、劉朝富(以下簡稱”三原告”)訴被告國網湖北電力公司荊門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以下簡稱”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觸電人身損害責任糾紛一案。201473日,三原告向本院申請訴前證據保全,同日本院作出(2014)鄂掇刀南民保字第00007號民事裁定,保全了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經營的、安裝在三原告住房前的電力線桿上的配電箱(含箱內配電設備)。2014725日本院受理立案。在審理過程中,三原告于同年811日向本院提出鑒定申請。2014113日恢復對本案的審理。同年116日,本案依法由審判員楊小瑜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趙窯玲及其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江大清,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委托代理人胡樂元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三原告訴稱,201468日早晨,原告趙窯玲與丈夫(受害人)劉某某準備為自家責任田抽水抗旱,當原告趙窯玲和劉某某使用安裝在住房前電線桿上的配電箱電源時,由于被告國網湖北省電力公司荊門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的工作人員對該配電設施未按規定安裝觸電保護設備,導致劉某某當場被電擊傷致死。事故發生后,通過基層組織調解被告的下屬機構(團林供電所)僅賠償了2萬元安葬費,對于其它損失被告以多種理由推諉拒賠。另外,掛在原告住房前電線桿上的配電箱和箱內配電設備,是原告在20139月份出資540元,由被告的工作人員購買和安裝的。當時,按照電力部門的規定,被告收取的540元應包含電表箱、觸電保安器、電表、開關和插頭共“五件套”。但是,被告的工作人員卻偷工減料,將該電源用戶端的重要設備觸電保安器和插頭沒有安裝,即原告出的是“五件套”費用,但被告交付并安裝的是不具備安全條件和觸電防護功能的“三件套”配電設備。原告認為,被告的工作人員按“五件套”的價格收取了原告的用電設備款后,卻偷工減料地把“五件套”中最重要的安全設備觸電保安器不予安裝,最終導致劉某某觸電死亡,其行為已構成了責任事故。同時,被告是上述涉案配電箱及箱內配電設備的經營者和管理者,其有責任和義務保障該用電設備能夠起到安全防范作用,但是,被告的工作人員明知自己安裝的是不具有觸電保護功能的配電設備,卻玩忽職守地放任該重大安全隱患長期存在,故其存在明顯的責任過錯。另外,受害人的觸電電源為220伏低壓電源,其被電擊一次是不可能導致死亡后果的,但由于受害人所使用的配電設備沒有安裝觸電保安器,其無法讓受害人使用的電源在第一次電擊后自動切斷,此時,村配電室內的電源開關會在觸電“跳閘”后30秒自動連接,由此導致了受害人第二次、第三次被循環電擊身亡。如果被告按照規定為受害人的用電設備安裝了觸電保安器,那么受害人就不會被反復電擊,更不會造成電擊死亡的嚴重后果。由此認為,經被告的工作人員親自安裝,并由被告經營和管理的用電設備沒有起到觸電安全保護作用,是受害人觸電死亡的主要根本原因,二者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故請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賠償三原告各項經濟損失283920元;訴訟費、鑒定費、證據保全費均由被告承擔。

三原告為支持其訴訟請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證據:

A1、三原告身份證及戶口薄1組,證明三原告的身份情況及其符合訴訟主體資格;原告劉某某、劉朝富系被撫養人的事實;

A2、結婚證復印件1份,證明原告趙窯玲與受害人生前系夫妻關系的事實;

A3、照片3張、配電箱(含箱內電器設備)1個,證明被告經營和管理的配電箱(含箱內電器設備)掛在原告住房前的電線桿上;該配電箱內沒有安裝觸電保安器和安全插座,該配電箱(含箱內電器設備)是不具備觸電保安防護措施的配電設備;由于該用戶端沒有安裝觸電保安器,其與受害人的死亡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被告存在重大過錯的事實;

A4、死亡醫學證明、火化證明及死亡戶口注銷證明各1份,證明受害人因電擊傷致死的事實;

A5、尸檢報告1份,證明受害人的死因是由于被告的電力設施觸電死亡的;受害人有多處電擊外傷,受害人曾被多次、反復地電擊的事實;

A6、調解書1份,證明:受害人的死因是由于被告的電力設施觸電死亡的;被告的下屬機構僅向原告賠償了安葬費2萬元,其它損失被告尚未賠償的事實;

A7、打印費票據1組,證明三原告因本案支付打字復印費60元的事實;

A8陳朝金、的證明1份、配電設施的照片6張,證明抽水用配電箱的價格都是540元,被告沒有為原告安裝觸電保護器,但為其他農戶安裝了觸電保護器,被告在為原告安裝抽水抗旱用配電箱時,因未安裝觸電保護器存在重大過錯的事實;

A9、證人周慶友出庭并出具書面證明及其證人用電配電設施的照片6張,證明目的及內容同證據8

A10、證人陳朝敏出庭并出具書面證明及其證人用電配電設施的照片4張,證明目的及內容同證據8

A11、吳成湘的證明、配電設施的照片4張,證明目的及內容同證據8

A12、收條1張,證明被告向原告收取了抽水用配電箱款540元,沒有與其他農戶一樣安裝觸電保護器,被告存在重大過錯的事實;

A13、證人杜承元出庭,證明抽水用配電箱的價格都是540元,被告沒有為原告安裝觸電保護器,但為其他農戶安裝了觸電保護器,被告在為原告安裝抽水抗旱用配電箱時,因未安裝觸電保護器存在重大過錯的事實。

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辯稱,在本案中被告不應承擔賠償責任。觸電事故歸責原則是根據產權確定的,受害人是在自己享有產權的用電設施用電時發生觸電事故的,應由原告承擔責任。受害人的用電設施是否應安裝漏電保護器,沒有法律強制性規定,是否安裝根據用電人的要求決定。原告支付的540元安裝費用安裝是包括:電能表1塊、阻燃表箱、護套管、接戶線及金具。根據物價局2012-6號文件,540元標準不包含漏電保護器。被告不是本案所涉及的配電箱和配電箱內的設備的經營人和管理人,產權屬于原告。

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提供了下列證據:

B1、荊門市物價局2012-6號文件復印件、2010-8號文件復印件各1份,證明540元的抗旱用電箱不包括漏電保護器。

B2、公安機關對原告趙窯玲的詢問筆錄1份,證明受害人觸電死亡是因為原告趙窯玲在受害人布線過程中接通電源導致的。

經庭審質證,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對三原告提供的第A1A7項證據均沒有異議。故對三原告提供的第A1A7項證據,本院予以采信。三原告對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提供的第B2項證據沒有異議,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對三原告提供的第A8A13項證據真實性均沒有異議,對證明目的均有異議,認為沒有安裝漏電保護器屬實,但不能由此推定證明被告對受害人的觸電死亡有重大過錯。本院認為,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認為抗旱用電箱中沒有安裝漏電保護器屬實,且對三原告提供的第A8A13項證據真實性均沒有異議。故對三原告提供的第A8A13項證據的真實性和抗旱用電箱中沒有安裝漏電保護器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關于抗旱用電箱中沒有安裝漏電保護器對受害人的觸電死亡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有重大過錯,將在本院認為中闡述。

三原告對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提供的第B1項證據真實性無異議,對證明目的有異議,認為文件中確定的540元不包括漏電保護器,但在實際安裝中包括安裝漏電保護器。本院認為,三原告對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提供的第B1項證據真實性無異議。故對荊門市物價局2012-6號文件、2010-8號文件確定的新裝電表價格540元中的項目不包括漏電保護器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根據本院采信的證據,結合雙方當事人的陳述,本院對本案事實確認如下:

2014686時左右,受害人劉某某從自家門前的電力電桿上安裝的用戶用電客戶端開始放線準備抽水抗旱,受害人之妻即原告趙窯玲在不知道受害人是否放置電線完畢的情況下接通電源,導致受害人劉某某觸電死亡(歿年35歲)。

另查明,受害人劉某某觸電的電力電桿上安裝的用戶用電客戶端配電箱系受害人出資,從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團林供電營業所購買,并由該所工作人員設計安裝檢驗加封,屬于受害人劉某某臨時抗旱用電配電箱,箱內沒有安裝漏電保護裝置。該配電箱所有權屬于受害人劉某某家庭,日常由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團林供電營業所負責維護。《農村低壓電力技術規程》規定,臨時用電是指小型基建工地農田基本建設和非正常年景的抗旱、排澇等用電,臨時用電應裝設配電箱,配電箱內應配裝控制保護電器、剩余電流動作保護器和計量裝置。配電箱外殼的防護等級應按周圍環境確定,防觸電類別可為Ⅰ類或Ⅱ類。

受害人劉某某生前居住在荊門市掇刀區團林鋪鎮,系農村居民戶口。原告趙窯玲系受害人劉某某之妻,原告劉朝富(19441022日出生)系受害人劉某某之父,原告劉某某(2003210日出生)系受害人劉某某與原告趙窯玲之子。

湖北省2014年農村居民年人均純收入為8867元,農村居民年人均年生活消費性支出為6280元,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38720元。

本院認為:電力法規定,國家對電力供應和使用,實行安全用電、節約用電、計劃用電的管理原則。用戶應當安裝用電計量裝置。用戶受電裝置的設計、施工安裝和運行管理,應當符合國家標準或者電力行業標準。《農村低壓電力技術規程》規定,臨時用電應裝設配電箱,配電箱內應配裝控制保護電器、剩余電流動作保護器和計量裝置。本案中,受害人劉某某向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團林供電營業所申請新裝用電用于農田抽水抗旱,屬于臨時用電;受害人劉某某在被告處購買的農田抽水抗旱用電箱中沒有配置漏電保護器,作為專業的電力供應、經營和運行使用中的維護企業應該知道存在安全隱患,而沒有盡到安全提示和保障義務,應當承擔事故責任。受害人劉某某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人,對電線老化漏電會發生觸電事故應當是清楚的,沒有盡到安全注意的義務,對損害結果的發生也存在一定的過錯;原告趙窯玲在沒有確認受害人是否放線完畢、確認安全的情況下,由于其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用電安全后果,匆忙通電后致受害人劉某某觸電死亡,在主觀方面存在過失,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根據本案具體情況,本院酌定原告趙窯玲和受害人劉某某各承擔本案30%的民事責任,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承擔本案40%的民事責任。

關于三原告主張的經濟損失。

被告國網荊門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對三原告訴請的經濟損失的賠償項目和計算方法,認為不應承擔責任,沒有發表意見。本院認為,三原告主張的死亡賠償金(含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計算方法和適用標準均符合法律規定,本院均予以支持。三原告主張的打印費,屬于必要的費用,符合情理,本院予以支持;關于三原告要求賠償精神撫慰金5萬元的訴訟請求,《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二條,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因本案觸電事故的發生,導致劉某某死亡,對三原告都造成了較大的精神損害,依法應當予以撫慰。綜合本案雙方的過錯程度和本地區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本院對三原告主張的精神撫慰金酌定支持1萬元;對三原告主張的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對三原告主張的的經濟損失和賠償方法確定如下:死亡賠償金233860元、打印費60元、精神撫慰金1萬元,合計243920元。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第一百三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十八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若干問題的通知》第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國網湖北電力公司荊門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賠償原告趙窯玲、劉某某、劉朝富各項經濟損失97568元,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

二、駁回原告趙窯玲、劉某某、劉朝富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2800元,由原告趙窯玲、劉某某、劉朝富負擔1600元,被告國網湖北電力公司荊門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東寶分中心負擔1200元。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湖北省荊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人提起上訴的應在提交上訴狀時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800元。

審判員  楊小瑜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書記員  陳衛華

附:本案適用法律條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

第一百零六條公民、法人違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公民、法人由于過錯侵害國家的、集體的財產,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沒有過錯,但法律規定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第一百三十一條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十六條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第十八條被侵權人死亡的,其近親屬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為單位,該單位分立、合并的,承繼權利的單位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

被侵權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權人醫療費、喪葬費等合理費用的人有權請求侵權人賠償費用,但侵權人已支付該費用的除外。

第二十四條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有過錯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雙方分擔損失。

第二十六條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二十八條被扶養人生活費根據扶養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和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標準計算。被扶養人為未成年人的,計算至十八周歲;被扶養人無勞動能力又無其他生活來源的,計算二十年。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被扶養人是指受害人依法應當承擔扶養義務的未成年人或者喪失勞動能力又無其他生活來源的成年近親屬。被扶養人還有其他扶養人的,賠償義務人只賠償受害人依法應當負擔的部分。被扶養人有數人的,年賠償總額累計不超過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額或者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額。

第二十九條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若干問題的通知》

四、人民法院適用侵權責任法審理民事糾紛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撫養人的,應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將被撫養人生活費計入殘疾賠償金或死亡賠償金。

 推薦給朋友:
朋友的Email: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2004-2005 湖北法之星律師事務所 地址:荊門市象山大道東方廣場A座15F 電話:0724-2340149、2373110

学炒股看哪些书